分分彩开奖直播|分分彩500期走势图
工作動態
【轉載】鹽堿地也有春天,“黃三角”上崛起農科高地
2019年03月19日  來源:轉載自“園區深觀察”    字體大小[]

        寸草不生的鹽堿地上,不僅能種糧產菜,還孵化出多項刷新紀錄的農業新技術?在第二家國家級農業高新區——黃河三角洲農業高新技術產業示范區(下稱“黃三角農高區”),這些都并不稀奇。在這片35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們正通過對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的系統設計,推動多要素集聚、多產業疊加、多領域聯動、多環節增效,在有限的面積里探索讓“一產”變為“新六產”的各種實現路徑。

           三月中旬,科技日報記者走進這里,尋找其神奇變身背后的答案。

    改良鹽堿地的探路者 10萬多畝鹽堿地變身“噸糧田”

      向鹽堿地要糧,在鹽分高達6‰的土地里種糧,這聽上去像是“天方夜譚”。

      但在黃三角農高區,這一神話已經變為現實——借助“改良土壤和特制品種”,昔日的鹽堿地已經種出了高產小麥;植入物聯網和大數據之后,農民延續千年的耕作方式正悄然發生改變;隨著國家“渤海糧倉”科技示范工程的實施,一批農業高企正逐步成長起來……

      “黃三角農高區最基本的任務,也是其最顯著的特點,就是鹽堿地綜合治理與高效利用。”山東省科技廳廳長、黃三角農高區管委會主任唐波說。我國鹽堿地面積居世界第三位,鹽堿荒地和影響耕地的鹽堿地總面積超過15億畝,亟需探索鹽堿地綜合治理與高效利用的新路子。而黃三角農高區地處黃河入海口,是黃河三角洲高效生態經濟區和山東半島藍色經濟區兩大國家戰略的交匯點,也是全國鹽堿地改良利用的試驗田和潛在糧倉。

      “目前,國家有兩大國家級農高區,楊凌農高區和黃三角農高區。”山東省科技廳有關處室負責人表示,“如果說前者為解決干旱、半干旱問題而生,后者就是針對鹽堿地問題而設。它們正探索成為中國農業生產兩大極端問題的解決方案。”

      “經過專家組測產,在3‰的鹽堿地上,使用粉壟技術可使玉米產量達到每畝491.98公斤,對照使用(普通)旋耕技術達到每畝388公斤,增產效果明顯。”在對黃三角農高區的濱海鹽堿地玉米種植示范項目進行現場測產驗收后,中科院田長彥研究員宣布。這代表著又一項物理性改造鹽堿地新技術獲得成功。

      在世界范圍內選擇優秀的科研團隊,讓黃三角農高區成為新技術的“試驗田”,從技術到產業全鏈條探索鹽堿地治理與高效利用模式,是黃三角農高區成長的法寶之一。

      通過綜合應用耐鹽良種、生物菌肥和智慧稻草人等先進科技成果,“渤海糧倉”科技示范工程示范面積由最初2012年的1萬畝增加到2017年的100多萬畝,平均畝產403.1公斤,較工程實施前平均畝產提高近100公斤,最高單產達到602.9公斤,2017年糧食總產達到17億斤,有10萬多畝鹽堿地變為“噸糧田”。

    深耕產業鏈的主陣地 中試研發基地成了項目孵化器

      “嬰幼兒斷奶后如何提高免疫力?乳免疫蛋白是答案之一,但牛乳中的丙種球蛋白處于膠著狀態,很難提取。”對從事乳免疫蛋白分離提取技術研究12年之久的英籍華人方存林教授來說,這不是難事。他的團隊自主研發了膜分離和分子吸附技術,以鮮牛奶、牛初乳為主要原料,開發丙種球蛋白、α白蛋白、β球蛋白等系列產品。

      這還不是產業鏈的終端,在黃三角農高區駐區企業瑞達生物公司,方存林團隊與合作伙伴還完成了乳鐵蛋白治療幽門螺旋桿菌引發的胃病和輪狀病毒引發的小兒腹瀉兩個國家一類新藥的臨床前研究。

      記者了解到,乳免疫蛋白研發平臺是黃三角農高區中試基地孵化的一項,經過研發試驗、工藝技術成熟后,既可向乳品、食品、藥品、化妝品等企業輸出產品,也可以向這些企業出售可復制的技術包。

      “誰掌握了膜技術,誰就掌握了化學工業的未來。”中科院煙臺海岸帶所胡云霞研究員的五項核心發明技術,可確保她的專利產品在化工醫藥領域的純化分離、食品領域的濃縮提純、電子工業中高純水提取以及海水淡化等領域施展拳腳。而今,利用黃三角農高區搭建的平臺,她的“超薄正滲透膜”突破了商業化分離膜成本高、使用周期短等缺陷,正形成一條成熟的轉化鏈條。

      盡管沒有豐富的科教資源,但農業總產值、出口總額等位居全國首位,農業增加值、農林牧副漁業總產值等七項指標領跑全國,出色的國際科技合作經驗,體制機制與政策上的靈活性等或先天或后發的優勢,都成為黃三角農高區吸引科研人才的必要條件。此外,園區還建起了一個個項目孵化器,將科研技術放大形成工藝包,工廠再依據成熟的工藝包進行量化生產。在此平臺的作用下,一個個精彩的產業化故事正在這里不斷上演。

      在農業供給側改革的大背景下,傳統農業尋求突破的“仗”在哪打?主陣地在哪里?作為現代農業的突破口,黃三角農高區正擔當重任,它從產業上游“榨取”利潤,深耕農業產業鏈,找到了一條農業由大做強、從一產到新六產的拓展之道。

    高新技術的試水地 不毛之地上建起標準試驗田

      幾乎每周,賈曦都要從濟南到東營來一個460公里的往返。作為山東省農科院黃三角試驗示范基地管委會主任,他經歷了住集裝箱、頓頓吃方便面的艱苦,和同事們一道在“不毛之地”上建成了信息化、標準化的現代農業試驗田。

      害蟲是農作物的噩夢,不論是北上還是南下,90%以上的遷飛害蟲都要途經山東。眼下,山東省農科院團隊與中國工程院院士吳孔明合作,以黃三角農高區作為技術研發中心和指揮中心,在山東周邊構建起了一堵立體的“防火墻”——采用高分辨相控陣雷達與多頻段全極化雷達相互分工,運用種群遷飛精準模擬與預警、空中實時監測與打擊一體化、遷飛成蟲花源性食物高效誘捕等多項技術,可將害蟲精準攔截并消滅掉。

      黃三角農高區日益完善的軟硬件條件,吸引來了油菜遺傳育種學家傅廷棟等四位院士到此開展科研試驗。去年,這個基地還承接了中國農業大學、中國農科院等53支科研團隊來此開展耐鹽堿品種鑒定、鹽堿地改良、水—肥—鹽一體化綜合調控機理與技術模式、病蟲害綠色防控等科研試驗。

      2月22日,中科院19個院所的69名專家學者來到黃三角農高區,見證了中科院科技服務網絡計劃——“黃河三角洲現代生態農業技術系統集成示范”項目的落地。如今,這片土地正吸引著越來越多的國內頂尖農業科研力量,在此系統解決鹽堿地治理和綠色開發、現代農業生產中的全要素效率提升、提質豐產增效、環境健康友好等重大問題,實現從單一技術實施到成套技術捆綁,形成工程化技術推進機制,促進項目成果的可復制、可推廣。

      如何在一片鹽堿地上做好“農”“高”“科”三篇大文章?上述努力,正為唐波提出的這一問題提供答案。

      在黃三角農高區,在由3位省級領導參加、39個部門單位組成的建設指導委員會的力推下,這個“舉全省之力”建設的國家級農業園區正在體制機制、政策支持和項目建設等方面飛速發展,步入“最好的發展新時代”。

    (來源: 園區深觀察

    科技日報記者 王延斌 通訊員 馬文哲

打印】【關閉

分分彩开奖直播 旭彩快三的规律 重重时时彩稳赚玩法 竞彩投注单打印系统 重庆龙虎和微信群 山东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 中华彩票app合法吗 棋牌下载送20现金 快乐飞艇app 欢乐生肖是什么彩 28彩票拖骗局探探